楚天都市報訊 據新華社電近日,審計署針對彩票資金展開大範圍審計(本報曾報道)。官方數據顯示,我國啟動彩票事業20多年來,發行規模已累計達1.7萬億元。而去年,我國彩票的銷售額已超3000億元,這相當於平均每個人一年花了200多元購買彩票。
  彩票資金是以抽簽有獎方式籌集的社會公益金,理應“取之於民、用之於民”。而“新華視點”記者調查發現,對彩票的發行費和公益金,各地在使用中存在巨大差異,標準、去向均模糊不清。一方面,發行費標準多年居高不下;另一方面,有大量公益資金趴在地方政府賬上“睡大覺”,還有部分公益資金被用於蓋大樓、買游艇、補虧空。
  彩票發行費 操作空間大
  據介紹,彩票發行費應用於投註站返點、耗材採購及宣傳營銷、人員費用等。對具體如何使用,各地彩票管理機構有一定自主權。然而,記者調查發現,實際發行費在使用中存在不少“操作空間”。
  【問題】標準常年不降,催生高價發行。
  【案例】按照規定,隨著彩票發行規模擴大和品種增加,可降低彩票發行費比例。但業內人士表示,由於這一要求沒有強制性,多數彩票品種的發行費標準十餘年沒有調整。數據顯示,2013年全國銷售彩票3093億元,而在2004年這一數據還不到400億元。據專家測算,2002年後,主要彩票品種發行費率基本保持在13%至15%左右,10年來發行費上升了逾7倍。
  【問題】採購尋租腐敗現象頻發。
  【案例】一上市印刷企業負責人透露,彩票背後的廣告、玩法等圖文,需要外包企業印刷。“多數省份均由一兩家公司長期承印,通過何種渠道獲得業務不得而知。”而薄薄一張彩票的印刷、供紙業務也“利潤驚人”。國家體彩中心原副主任張偉華、印製處原處長劉峰等人,曾在採購彩票專用熱敏紙期間,人為增加環節,轉手高價採購,致使國家彩票發行費流失2341萬元。
  【問題】亂花錢,甚至“有錢花不掉”。
  【案例】被控貪污4744萬元的青島市福彩發行中心原主任王增先在任時,曾斥2000萬元公款,購買當時國內最頂級的豪華游艇。2013年11月起,廣東省一家彩票管理中心採購啤酒期間,還公告降低招標要求,廣州南沙區某食品店的一次中標金額就達98萬餘元。
  彩票公益金 挪用很普遍
  記者瞭解到,彩票中心按彩票銷售額的35%上繳公益金後,怎麼花就是政府主管機構的事。以福利彩票為例,公益金有一半上繳中央財政,一半留在地方。按照規定,留在地方的,也必須用於相應公益事業。然而,在現實中,一些地方公益金卻使用效率低下,或在“睡大覺”或淪為“小金庫”。
  【問題】“趴在賬上睡大覺”。
  【案例】截至2012年末,山東省體育部門有4.25億元體彩公益金未使用,其中4個市、34個縣未使用體彩公益金占當年撥入金額一半以上;截至2010年2月,上海市福彩公益金累計結餘6418萬元,占籌集公益資金總額過八成。業內人士表示,在留存地方的公益金中,一半“趴在賬上睡大覺”是普遍現象。
  【問題】蓋大樓建出租房。
  【案例】事實上,本應用於公益事業的彩票公益金,被民政、體育等主管部門拿來建樓、買車的現象十分普遍。2009年,上海用於體育場館改造公益金共1643萬元,但有543萬元實際用在場館辦公房改造及出租房屋修繕、辦公設備購置,超規定範圍的支出占總支出近三成。我省鄂州市民政局曾被查出挪用38.8萬元公益金用於辦公樓建設;還有13個市州、28個縣體育局擠占挪用公益金約178萬元。
  【問題】用作辦公經費。
  【案例】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院長王雍君表示,彩票公益金按規定不得用於平衡財政一般預算,但目前彩票管理制度設計上有明顯的部門色彩,變成“哪個部門賣彩票,哪個部門獲利益”。部門經費不足,就用公益金補充。例如,我省松滋市民政局曾挪用13萬元彩票公益金用於機關經費,荊門市民政局則挪用39.8萬元支付工資。
  (原標題:部分資金竟被挪用於蓋樓買游艇)
創作者介紹

gw28gwpzv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